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

第375章 人心太复杂

    一进入餐厅,舰长就率先迎了过来,微笑道:“我是刘宇田,是这艘高速护卫舰的舰长。很高兴认识两位。”     李若白伸手与舰长相握,笑容热情洋溢,说:“李若白,目前只是中级飞船驾驶员。这位萧山是我的好朋友,人非常好,就是不擅交际,多多见谅。”     “哪里哪里,来,先入席吧,时间紧迫。”     入座之后,李若白看着满桌的菜,不禁叹了口气,说:“这才是生活。”     刘宇田笑道:“我这个人就是比较喜欢吃,所以舰上的厨师都是我私下招募的。倒是便宜他们几个了。”     各个军官都是大笑。     李若白也道:“我以前的上司要是也能这样,我也不至于跑到这种穷乡僻壤了。”     刘宇田道:“哦?下面很荒凉吗?”     “不荒凉,但比荒凉糟糕多了!看到那风暴云层了没,想想看,能有什么设备能在那种环境下正常运转的?只有纯机械!这简直就是要回到原始社会了。行星上有生命,但这是个呼吸氯气的星球,所有生物流的不是血,完全是强酸。我们想要找点吃的,都得自己重新合成有机质。营养膏的味道,各位想必都还记得吧?”     许多军官都是脸色一变,连声道:“忘不了,忘不了!”     盛唐从军,无论什么职位都得进行新兵营训练三月。在新兵训练期间,大多时间的主食就是营养膏。营养膏这种东西,可以用任何有机质合成且具超高热量,味道一言难尽,简直刻骨铭心。     一听李若白在下面行星只能啃营养膏,众人都想起了伤心往事,顿时变得热情了不少,刘宇田更是频频劝菜。李若白也不再矜持,放开大吃。     楚君归在旁边不紧不慢,看上去斯文,但实际上一直不停,也没比李若白少吃了。在意识中,几个组件正在讨论楚君归的问题:“吃得好真的很重要吗?”     “当然!好车配好油,什么人总吃营养膏都会疯的。”政治组件一马当先。     “现在还有用油的车?”艺术组件质疑。     “这是比喻!不要那么较真!”政治很不满。     “你这比喻不恰当。”     “你不也是经常搞复古吗?”     楚君归直接把两个组件都关了。     这时吃喝过了一轮,刘宇田道:“要不我让厨师多做几个菜,给你们带回去怎么样?”     李若白满足地叹了口气,说:“不用了,载荷非常宝贵。”     “也对。”刘宇田点了点头,说:“这次补给的主货是一台寒武纪级别的军用主脑。说实在的,这么古老的主脑还真不好找,最后是在一艘已经服役超过200年的运输舰上拆下来的。剩下的半吨稀有金属就好办多了,仓库里有的是。现在是战时,单晶金属氢的价格有所上浮,目前定价是7000万一吨。你们带过来两吨,抵扣货款后还能剩下大约2000万。这笔钱怎么处理,是记到账上还是折成其它物资?”     “先记到账上吧。另外最近舰队有什么需求?”李若白问。     刘宇田想了想,说:“局势目前还算稳定,不过双方试探动作都在加大,这个月以来大大小小的冲突已经有十几次了。”     李若白一怔,问:“冲突还在加剧?这是要真打的节奏?”     刘宇田苦笑,“我也在担心。咱们盛唐和联邦过去几十年中大小冲突不断,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全面战争。每次冲突打到一定程度,就会自行收手。可是这一次不太一样,已经打出真火了。”     旁边一名军官附和道:“确实,从来没见过这么密集的冲突了。不过这些也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够左右的,事到临头时打就是了,难道还怕了联邦那些家伙?对了,听说4号行星上也有不少联邦部队,打得怎么样?”     楚君归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望向李若白。     李若白则是道:“行星这么大,哪有那么容易遇上?实际上我们的活动范围超不过200公里,就遇到过一次联邦的小部队,顺手干掉了。”     双方又聊了一会,才散了席。     李若白刻意结交下,到离开时已经和刘宇田以下许多军官称兄道弟了。     约定了下一次的交接时间地点后,两人就返回运输船,重回行星地表。     “看到了吗,就一顿饭的功夫,大家关系已经不错了。”     楚君归道:“我没看出有什么意义。”     “怎么没意义?”李若白反问。     楚君归想了想,说:“你说的关系,我觉得还是要看我们本身有的资源吧?如果自己没有资源,关系再多有什么用?如果我们手上没有单晶金属氢,你跟他们关系再好他们也不会来的吧?”     李若白有些意外,道:“你想得明白啊!确实,对普通人来说光是吃饭喝酒根本没什么用。”     “那为什么还要在这上面花费时间?”     李若白白了楚君归一眼,“你是普通人吗?”     “是。”     李若白顿时被堵得不轻,无奈道:“算了,和你这家伙说不清楚。你别忘了,我们是在和天域舰队交易,而执行交易的就是一个个人,就是我们刚刚见的那些人。他们本身位置不高,也没什么资源,但是他们可以让这笔交易做不成。”     “这也可以?”楚君归皱眉。     “怎么不可以?办法多了!再说,就算他们阻止不了交易,也可以把时间拖长,你受得了吗?”     楚君归道:“胆子这么大?”     “不需要胆子,一点点不经意的小失误就够了。比如说,机械故障,或是导航突然偏差,晚上几天再来。你能拿他们怎么样?不允许飞船坏吗?”     政治组件不同意,“他们这是消极殆工,还要不要前途了?”     楚君归觉得有理,就原样复述。     李若白哼了一声,“他们本来就没有前途,还会在乎这个?”     楚君归思索,然而以试验体惊人的高速思维也理不清,试验体第一次觉得人心实在是太复杂,还是打仗简单。他决定一落地就去找联邦基地的麻烦,再抓一批俘虏回来。     运输船穿破风暴云层,转入稳定飞行,贴着地面向着末日阴影飞去。     
推荐阅读: 《首席御师》 《逆世主宰》 《都市争艳》 《重生之凡人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