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章   背叛

  窗外,同一片雨幕之下,市中心第一医院中急救病房中。笙姜星紧紧握住病床上那只干枯苍老的手,一遍遍焦急重拨电话。   护士长再次进来,换下快空掉的点滴瓶,为难道:“笙小姐,这是最后一瓶药了。欠费手术已经是我能给出的最大权限。如果再不缴费,我们只能停药,请您谅解,。”   “请放心,我一定付清全部费用。”笙姜星脊背挺直,面色镇定。待护士长退出病房,她面色一卸,心头不安愈发浓郁。   自父亲手术,所有人都好像突然从手机里失踪了,不是关机就是忙碌中,连请的护工都不见了踪影,爸爸现下必须有人看护,自己一个人守在这,却是脱身不得。   终于手中电话拨通,笙姜星忍耐着低斥:“叫你去取钱,你一整天跑哪去了?!”   “姜星!你名下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全部被转移……”   “我知道,这是苏盛下午劝我签的字,要去跟旻佑集团竞争……”她现在没有任何心情谈论别的事。   “不是的!其他小股东的股份也在一周前偷偷被尧苏盛那个混蛋并购了,刚刚股份突然全线抛出!你的卡所有的密码都被三次错拨锁住,我去银行解锁,却发现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根本取不出一分钱!”   “什么?!”笙姜星惊愕地睁大眼,脑子一片混乱,完全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巨变。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跟对手竞争么?!   “就是这样!公司大部分股份被一家不知名的新企业收购了!现在上下兵荒马乱,连我的主账户也被冻结,取不出存款。肯定就是他搞的鬼!,趁董事长病危做手术,冻结我们的资金,断绝他的生路……”   电话那头还说了什么,笙姜星已经听不清了,耳中嗡嗡作响。   她望着床上紧闭双目的父亲,不敢置信地摇头。“爸爸……你说这是真的吗?是苏盛在跟我们开玩笑对不对?你也说你看好他的,还将公司交给他打理,我们后天就结婚了,他不可能的……”   可躺在床上的枯瘦老人一动不动,再也无力睁开眼回应自己的女儿了。   “不……不行!我要问个清楚,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张妍,你快回来看着我爸,我去想办法!”   笙姜星踉踉跄跄站起身,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但很快稳住身形,强迫自己镇定,不顾瓢泼大雨,只身冲出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