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

第四十九章 章南下江南

    “马兄,可真巧,你也在这里。”李小蛇心里一惊,不过却是欢快地朝着马和招了招手,仿佛在路上遇到了好友一般。     “看来我没来错,李兄果真在此。”马和不苟言笑,看着李小蛇说道。     “马兄客气了,这里我一个人就能搞得定,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不然官府中人见你在此,你是燕王府中之人,参与进来,对上对下都不好交代。”李小蛇好意提醒马和。     马和有些无言,他知道李小蛇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李小蛇没有说话,他在思索。     “马兄,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改日有时间请你喝酒。”李小蛇见马和不出声,眨眨眼睛准备开跑。     “李兄,听闻你在楼蓝一战大显身手,马某早就想领教一番了,不知李兄可否赐教一番。”马和温和地说道。     “哎呀,那个马兄,我最近练一门神功,每月十五过后会有十天功力大减,此时不是我最强之时,如何能尽兴。这样吧,本月二十六我在雷公山恭候大驾。”李小蛇心知打不过此人,便继续胡说八道。     “择日不如撞日,明日马某就要启程回北平了,下次相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和不再理会李小蛇乱言,双掌一错便朝着李小蛇而来。     “哎哎哎,马兄,你回北平不要紧,你可以去淮安傲梅山庄找我,在下扫榻候君来。”李小蛇带着杨宇一边闪躲,一边说道,“实在不行,我可以去燕王府找你,那地我可熟了!”     “嗯?”马和一听这话,眼里寒光大盛。李小蛇心里一跳,暗想坏了说漏嘴了,当时马和正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才让李小蛇有机会潜入燕王府挟持燕王。洪武十四年,蓝玉平定云南叛乱,十岁的马和被蓝玉大将军掠走,被****在军中做秀童,后燕王见马和聪明伶俐,便从蓝玉手中将马和收入府中,请了一些学识之辈教导马和,更是任他翻阅王府藏书,后被道衍和尚看中收为弟子,这才有了今天的燕王内侍马和。燕王朱棣可谓是马和的再生父母,任何人不能侵犯,此时马和一听李小蛇这话,如何不怒。     “出去直走入巷子,叫我名字!”李小蛇躲过马和的一招,转到门口,在杨宇耳边快速说道,将他推了出去。     “嘭!”李小蛇一个侧身,马和一掌拍在墙壁上,激起一阵灰尘。李小蛇眼瞅机会,一掌就要朝着马和小臂拍去,可谓是又快又狠。可是马和一个翻腕,与李小蛇对了一掌,李小蛇只觉一掌拍在了一块烙铁上,刚热无比,一股大力传来,身体向后飞去。     马和得势不饶人,朝着李小蛇追击而来。李小蛇身子一扭,借势一脚蹬在墙上,顺手甩出一枚梅花镖将马和逼退,两个纵跳便到了另一头,右手将蝎尾刀握在手中,左手捏着一枚梅花镖。     “入我王府,既往不咎,来日大富大贵!”马和也没出手,开口说道。     “呀!”李小蛇怪叫一声,也不答话,一枚梅花镖就朝着他甩了过去。马和一个侧身躲过,只听耳边风声传来,一看竟是李小蛇挥刀而来,急忙应敌。李小蛇抢得了先机,蝎尾刀黑漆漆的没有光泽,一招嘲风弄月笼罩着马和胸口几处大穴。     马和也不是等闲之辈,以一双肉掌接招。马和本就天资出众,自小一身阳气未泄,成为阉人之后,阴气滋长,被道衍和尚相中被传其锁阳功,十年功成,阴阳交会,极阴极阳随意转化,****两极,似刚似柔。     “呼,好冷!”十几招后,李小蛇逼迫与马和再次对了一掌,这次像是不着力一般,手掌像是陷入了冰冷的泥潭之中,黏在了马和手上抽扯不出来。李小蛇心里一惊,却是没有慌张,一刀就朝着马和手腕砍去,逼迫马和放手。     “嘶!喂,你是女人吗?竟然挠人!”李小蛇感觉大左手****辣的,一看竟是马和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了四条血淋淋的抓痕,鲜血顺着手背留下来,滴在地上。马和没有答话,双掌一错再次朝着李小蛇冲来,誓要将李小蛇拿下。     “拼了!”李小蛇咬牙,全身真气鼓荡,残月刀法中威力最强的一招“银光满地”使出,勇往无前,欲要摧毁眼前的一切。马和不敢硬拼,一边退一边招架,李小蛇招式不老,“水中捞月”、“月落星沉”使出来,专攻马和下山路,马和轻身****并不高明,此时颇有些狼狈向后退去。     李小蛇深吸一口气,一跃而起,一招“残月入怀”朝着马和怀里扎去。此招乃是两伤招式,无视敌人招式,人刀合一,伤人先伤己。马和看出此招厉害所在,大喝一声,提聚真气,双掌由胸前推出,夹住李小蛇的刀刃,让李小蛇硬生生止住了,停在空中。     李小蛇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此人内力太强,直接将自己的真气震散。李小蛇看到监牢大门就在身边,强提一口真气,“给我开!”李小蛇吼道,握紧蝎尾刀一转,马和猝不及防,双掌之中的刀锋突然翻转,将他的右掌心划破,吃痛之下只好松开手掌。李小蛇趁势落在地上,往怀里一抓,就是一把暗器洒了出去,接着就从监牢大门闪了出去。     马和正欲追击,只见一把暗器朝自己而来,双掌拍出,掌风将暗器都打偏,掉落地上,便要追出去。     “刀上有毒,不怕死就追来!”不过李小蛇一句话却让马和生生止住了脚步。他看了看地上闪着幽光的暗器,明显是喂了毒,再看看自己的手掌,流出的血液鲜红,疼痛依旧,不像是中毒的迹象;但是一想到李小蛇乃是毒姑黄芩的师弟,一脉相承,谁知道有什么古怪的毒药涂抹在刀刃上,脸上阴晴不定。     李小蛇窜出监牢,只见玉秀墨一脸担忧持剑而来,心里一暖。     “快走!”李小蛇一把抓住玉秀墨,朝着杨宇藏身之地而去,三人顺利汇合,两人趁着夜色,一路小心躲避巡夜的衙役,顺利回到了客栈之中。李小蛇先为杨宇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势,让他睡在床上,自己在地上盘膝疗伤。翌日清晨,李小蛇招呼店小二打来一桶热水让杨宇清洗身体,他则在城中买了一些药材和一个药罐,准备为杨宇疗伤。     在客栈待了七八天,让几人惊奇的是,李小蛇劫狱救出杨宇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官府没有动静,马和也没有再来。不过听说大同知府被人绑架至雷公山,提出要以虎寨头领相换,官府中人带人前去交换,不料却扑了个空,搜遍了雷公山,最后天亮时分在一处小小的山洞发现了被蚊虫咬得全是包的贺适,大同城守一怒之下将虎寨三个头领一刀给砍了。     在李小蛇的妙手之下,杨于一身的伤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在得知自己家中的情况之后,杨宇沉默许久,李小蛇表示可以帮他将家产夺回来,玉秀墨则建议李小蛇去杨宇家中将金银细软统统偷出来给杨宇,不过杨宇统统否定了。     “毕竟那是我亲弟弟,他想要就给他吧。”杨宇这样说。     李小蛇和玉秀墨都无亲兄弟姐妹,有些不能理解他的做法,不过既然杨宇做出了决定,他们也不好干涉。在一天晚上,李小蛇带着杨宇潜入杨府,让他与父亲母亲告别,毕竟杨宇是死囚,已经不能待在大同了。杨母不舍,大颗的眼泪从眼里掉下来。杨宇之父杨光辉见儿子无恙,黯淡的目光亮了起来,李小蛇看着卧床不起的杨光辉,给他推宫过血,并留下一副药方。     “走咯,终于可以好好地去江南看佳人了。”杨宇很快就走出了情绪,此时念念不忘扬州的水灵姑娘。     “走吧!”李小蛇笑道,他也要去徽州一带寻自己的身世。     三匹快马离开大同府,绝尘而去。三人边走边游玩,杨宇见路上行人来去匆匆,不少人身上还带着血迹,一看就是武林中人。     “咦,这是怎么回事?”杨宇惊奇问道。     “杨兄,你非武林中人,这些人是为九兽令而来。”李小蛇说道,对他说九兽令的传说,再说到最近几块九兽令接连出世,令江湖产生大动荡,无数人为了这几块令牌厮杀。     “那黑熊令还可以说是意外,可是后面出现这三块也太有默契了吧,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杨宇说道。     “秀墨,你看,连杨兄都能看出有阴谋。”李小蛇笑道。     “哎,我说你这条小蛇,我有这么不堪吗?”杨宇不乐意了。     “没,杨兄你去考科举都能连中三元的。”李小蛇一本正经说道。     “咯咯!”玉秀墨笑了起来。     “小蛇啊,既然这九兽令那么神奇,你怎么不去抢一块来玩玩,到时候神功大成,谁还敢追杀你?”杨宇也不示弱,当场就揭李小蛇的短。     “他啊,黑熊令出世的时候就去抢了,不过没抢到,差点被人杀死。”玉秀墨在一旁补刀。     “哎,我说秀墨,你怎么胳膊外拐啊。”李小蛇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李小蛇三人有说有笑,倒也不寂寞。对于江湖上引起腥风血雨的九兽令,他们只当作为饭后谈资,看淡风云,不为所动。这段时光可谓是李小蛇下山来过得最为舒心的了,没有纷争,没有打打杀杀,一路游山玩水,亲近自然,就连枯木功也有些许精进。     半月后,三人到达淮安,李小蛇带着二人直奔傲梅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