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修真

第560章 游梦之意亦可抽剑

    计缘离去得很潇洒,但倒也不是真的就此消失不见了,而是在街头拐道,朝着尹府的方向走去,他虽然并没有刻意提升脚程,但步伐轻快,在此时寂静的京城中穿街走巷也算不慢。     “咚——咚,咚,咚”“嗒……”     有打更的锣声和梆子声远远传来,随后是一声清远的吆喝。     “天寒地冻~~~”     黑夜中,两个更夫一个提着锣,一个拿着梆子,沿着街道一侧,一边搓着手一边走着。     “咚——咚,咚,咚”     一人敲完锣,另一人跟着敲了一下梆子,然后张口吆喝。     “嗒……”     “天寒地冻~~~”     两人过了一个街口,远远能看到尹府大门上灯火,一人搓着手哈着气,低声对着旁人道。     “哎,你说尹公是不是快不行了?”     这种话换白天或者人多的时候,他们是万万不敢说的,但此刻街上空无一人,两人也就敢压低了声音私下说说,以此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寒冷上扯开。     “难说啊,这么多大夫都看不好,不说宫中御医了,各方名医来了一波又一波,都是来给尹公续命的啊!”     同伴闻言摇头叹息。     “哎!那些书生常说,多亏了有当今圣上有尹公在,如今才吏治清明天下升平,尹公若是去了,圣上未必不会被奸佞馋臣所蛊惑啊。”     “谁说不是啊,老百姓哪个不盼着尹公长命百岁啊,听说婉州那边好几次聚万家灯火,在广洞湖为尹公放灯祈福呢。”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但尹公这病没起色,又有什么办法呢……”     两个更夫说着都唉声叹气的,本来高官的事情轮不着他们小民讨论,小民也不会去讨论,因为根本听不着什么大人物的事,但尹兆先如今俨然是大贞的传奇人物,谁都听过几个版本的尹公故事,若非尹公是当朝大员,换了一个前朝大臣或者已故大臣的话,估计说书的得编出不知多少个版本的书来。     一人还想说什么另一个用手肘杵了杵旁人的胳膊,示意不要乱说了,同伴抬头一看,才发现街对角有一个白衫先生正在缓缓走来。     “咚——咚,咚,咚”“嗒……”     “天寒地冻~~~”     两人赶紧敲锣敲梆子,执行一轮本职工作。     计缘远远地的迎面走来,听闻这声响,他虽然听到了更夫的对话,但也只是远远朝着两人点了点头就路过了,两个更夫则下意识露笑也向计缘点头,等点完头又有些后悔,随后一直前行甚至都不回头。     前头街口拐道,就走入了一条更大的街道,正是皇城正前方靠右的荣安街,大名鼎鼎的尹府就坐落于此。     计缘到达尹府门前的时候,见除了府邸大门口的两盏大灯笼亮着,尹府内并没有什么灯火透出,但在另一种层面,展现在计缘法眼之下的尹府则内外通透大放光明,浩然正气隐隐映射天际,使得高空都显清亮。     “呵呵,尹夫子搞什么名堂呢,八成是青儿的鬼主意。”     计缘丝毫没有为老友的身体感到担心,这么笑了一句,倒也不急着进去,大半夜的都熟睡了,哪是访友的时候,不过这都没几个时辰就天亮了,也没必要专门破费去住一晚客栈,所以计缘干脆入了一条街对角的小巷子,找了个相对干净顺眼的角落,是在一处屋后檐下的墙角,就此一腿盘着一腿曲起,手肘抵膝以拳枕头,闭上眼睛就这么睡去了。     这一觉,不光是休息,也是体会“游梦”之妙,恍惚之间,计缘于身外虚处站起身来,低头看了看睡梦中的自己,脚踏清风而去,这一去并不是御风,但风却好似随着计缘的念头四处吹拂,偏偏又显得极其自然。     这是自衍书成就《游梦》篇以来,计缘第一次如此顺畅地遁出游梦之意,以前要么失败要么出游几步就会消散,因此修改了不知道多少回,这次或许是终于完满了,才如此顺利。     有两个夜游神在夜里的街头巡视,计缘游梦而过,明明不闪不避不生二法,但两个夜游神却毫无所觉。     自家人知自家事,计缘自身一些个手段,是长久以来经历过一次次考验的,眼光同当初的他不可同日而语,自有一分自信在,神通层次如何已经能有一个较为准确的判断。虽然他没有见过真正的“入梦之术”,没法有准确比较,但就从传闻层面而论,自觉应该也八九不离十。     而且计缘也不是真的就没有任何可比较的对象,比如当初见识过老龙的“蜃形大法”,就可以参考参考。     如“游梦”这般神通妙法,绝非是简单的元神出窍,而是等同于“入梦”异术甚至可能凌驾于“入梦”异术之上的妙法。     实际上此刻计缘肉身元神具坐于一处,甚至气相也没有丝毫变化,所出游的好似仅仅是一股神念,却又绝非如此。     真身之处感应犹在,能识细微之声,能受清风吹拂,而出游之念明明虚无缥缈,却亦能感受四方变化,尤其奇特的是,“远方的计缘”甚至能感受到自身神通和青藤仙剑,明明青藤剑还悬于真身背后,但仿佛只要他愿意,此刻便能拔剑。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计缘有些跃跃欲试,在游览了小半个京畿府城之后,计缘终于忍不住游梦冲天,到达高空之后,心中存思青藤剑,计缘并未回头,以右手探向身后,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在手心处升起。     “铮——”     虚无之中剑光闪现。     啵~     犹如一个泡沫破碎,一剑还未抽出,计缘这一缕游梦之意就直接碎裂消散……     “呼……”     小巷屋后的墙角,计缘长舒出一口气,睁开眼看看四周,再伸手揉了揉额头,他计某人如今的心神之力可绝对算得上是挺恐怖的了,结果这么一处还觉得略有头痛,可见刚刚拔剑一半也不是能随便闹着玩的。     即便如此,计缘还是很高兴,头还是照揉,嘴角也扬着笑容,若非场合不合适,说不定会放声大笑几声。     青藤剑显出身形,慢慢飞到计缘身前,在夜风中拂动飞舞几圈,似乎有些疑惑刚刚发生的事情,明明自己一直陪在主人身边,明明主人都没有动过,为什么刚刚会有种顺应主人之意随之出鞘的感觉呢,可明明自己的剑刃也没出鞘啊。     “哈哈哈哈哈……”     看到青藤剑这幅样子,自己也还没完全弄明白的计缘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抓住青藤剑,定睛细看剑鞘上的文字和缠剑青藤,细抚过后才松手,由得青藤剑四处飞舞一阵才回到身后。     不过经过这么一处,计缘这回是真的有些累了,依然维持刚才姿势,不出几息时间之后就已经抵膝枕首而眠。     ……     “哗啦啦啦啦……”     五更天之后,京畿府开始下起雨来,不是什么瓢泼大雨,但这绵绵春雨也不算小,更不会如同雷阵雨一般,下一会就自己散去,而是一下就到了天明都没有停下的趋势。     计缘依然在檐下墙角睡着,外侧尽是雨水,檐外的石板地面也早已经到处是细流,飘落的雨滴和溅起的雨水都偶有打在计缘身上,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     天已经亮了,计缘却还没醒,这时候,背后有响动声传来。     “吱呀~”一声,这户人家的后门被从内打开,一个男子端着一盆浑浊的水,站在门口朝外用力一泼,将洗脸水泼到了后门外,正要关门时余光瞥见了门外墙角。     “嗯?”     男子探出半个身子细看,见一个灰色衣衫好似儒士男子靠墙坐在屋檐下的角落,一旁就是大雨和地面的积水,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沾湿了。     “当家的,怎么了?”     听到里头妻子的声音,男子这才反应过来。     “哦,这,咱们家屋后坐着个人。”     “啊?叫花子?”     妻子也走到后门,男人让开一些,容自己妻子出来看看。     “看这身打扮,也不像是个叫花子……”     “哎呀,他都被淋湿了!”     犹豫一下之后,男子将脸盆交给妻子,随后小心走到计缘身边,见胸口偶有起伏,该是呼吸未绝,便放心拍了拍计缘的肩膀。     “先生,先生!醒醒,先生醒醒!”     “呼……”     计缘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向身前男子,面色平静道。     “睡得熟了些。”     计缘说着坐直了身体也舒展着手臂。     那男子退开两步,见计缘虽然可能落魄了,但坐雨侧却自有一股清朗气度,倒是莫名有些钦佩了,换了个好面子的读书人,这会估计都该羞愤了,因为他见过的读书人大多如此。     “先生,若是不嫌弃,进屋来坐坐吧,烤烤炉火,喝碗米粥暖暖身子。”     “是啊先生,我们家也敬重读书人,进来歇歇吧。”     一边的妻子也附和丈夫的话,虽然正常情况下请陌生人到家里不好,但若心无多余之念,计缘天然就有的一股亲和气息就容易被人感受到,且他外表更无什么威胁,自然会令人比较放心。     计缘站起身来,看看自己的衣衫,再看看这夫妻两的气相,想了想便点头笑道。     “好,计某恭敬不容从命,两位好心会有好报的。”     “嗨,什么好心好报,别客套了!”     那男人也是乐了,这大先生,半个身子都湿了,早该冻得哆嗦了,还在那文绉绉呢。
推荐阅读: 《遮天》 《唐门之天帝毒尊》 《洪荒剑灵》 《武道巨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