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番外结局【100】

   “米家的小子口腹蜜剑,他在凤卿那里装出各种的好,其实早就勾结了崔老八,骗光米家的财产。但是他贪心,根本就不想给崔老八分,所以卷着银票跑了。”  “崔老八哪是他想像中的好惹的人物,把他堵在野狼谷,想杀了他。但那小子命大,也狡滑得很,居然让他给逃了……泗”  “崔老八很记仇,一直惦着这事,想把气撒在凤卿身上。但是赵威总在凤卿身边绕来绕去,他看出赵威也有些身手,怕赵威也有来头,引来仇家找他麻烦,所以没动手。再到后来,他被我师兄盯上了,更安份了许多,这才没找凤卿的麻烦……”  “真是披着人皮的豺狼,我非扒了他的皮。”渔嫣气得柳眉倒竖,世间恶人怎么杀也杀不光?  “喏。”莫问离递来一把锃亮的刀,薄唇轻扬,“去扒。”  “别笑,我正生气呢。”渔嫣抓过刀,比在米怀瑜的额上,继续问:“那小婴孩是谁家的?”  “我和崔老八从寒水宫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外面传言的还童药,他撒气,把寒水宫宝库里的东西砸了,还摸去了尊主的卧室里,准备再砸一回。他这人就是有点疯,我怕他闹出太大的动静,就想劝住他,拉扯的时候,帐上的银珠子掉了一串来,我当时见有些小东西不错,想弄来哄哄女人,所以就顺手牵羊,把银珠子、胭脂,鼻烟壶都揣口袋里……”  “你他|妈|的也太贪了,这些小东西都不放过。”  莫问离忍不住骂人,那些小玩艺儿,还是当年御奕宁上寒水宫时玩过的,一直搁在他的房间里。若不是被他们给摸山,他们哪会盯上崔老八?  “怕被人认出来,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分开走,我遇上来涟城寻亲的一家人,我见那小娘子不错……所以……就手了,那小婴儿总哭,我就把银珠子给他玩……哪知小娘子太烈了,完事之后拖着我要一起去死,我只好掐死了她。马受了惊吓,拖着马车回涟城了……你们闻迅找来,我看你们都来历不凡,心知不妙,便与崔老八一起想演一出金蝉脱壳的戏,没想到……唐”  “畜生,你师兄再坏,再背多少人命案,也不及你万分之一可恶。你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害,一点人|性也没有。”  渔嫣牙都快咬碎了,一刀去,狠狠扎透他的手掌,把他钉在了地上。  “扒你的皮都是轻的!就应当千刀万剐。”几名侍卫上前去,一顿猛凑。  “满手是血,阎王都会嫌你恶心。”  渔嫣摁了摁胸口,转身出去,她快要气死了,这些丑陋的事,一个字也不想多听去。  御璃骁跟在她身后,小声说:“米怀瑜也找到了。他的脸在野狼沟被狼抓坏了,他怕被崔老八找到,所以一直隐姓埋名躲在边城,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米家二老这些年在凤卿身上搜刮的银子都悄悄送去给米怀瑜了。他还在那边娶了妻子,生了好几个孩子,都跟着他四处偷盗。”  “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莫问离冷笑。  “他什么,他还娶妻生子了?这个狗|娘|养的杂|种!”赵威从一边闪身出来,愤怒地看着众人。  “你怎么进来了?”御璃骁拧眉,锐利的眼神扫过院中侍卫。  侍卫们傻眼了,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没想到还是让赵威给摸了进来,他的轻功果然了得。  “你想告诉她?”渔嫣盯着赵威问。  赵威的脸涨得通红,拳头抓紧,又放松,最后摇了摇头,跪去,给几人重重地磕头,“求各位贵人,瞒着她吧,凤卿的心和金子一样,不要让她伤心。”  “你起来吧。”渔嫣扶他起来,看着他说:“既知她是金子,以后一定要好好疼她。”  “那是当然,她就是我心里的金子,不,比金子还要珍贵。”赵威激动地说。  回到府衙,苏意和他们刚刚赶回。  “凤卿姑娘回来了,她受伤了。”苏意和背着凤卿往府衙里走,大声说:“断了两根肋骨,肩脱臼之处已经接好。”  “凤卿……”赵威焦急地跟进来,帮着苏意和一起把她放到榻上。  她痛得一身是汗,衣裳都被浸得透湿,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极品狂女御九天  “死不了,你走开。”莫问离看赵威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扒开了乱转的他。  “有尊主的话,你还不放心吗,快出去吧,没人会吃了你的凤卿,婢女们要给她剪开衣裳,你总不能在这里看着。”渔嫣推他出去,小声说。  “多谢尊主,多谢皇后娘娘。”赵威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乖乖地跟着渔嫣出来。  无风,树静,夕阳从枝叶间斜落来,洒一院余辉。  渔嫣坐在树,仰头看着斜阳,小声说:“涟城真够乱的,也不知道藏了多少江洋大盗,命案在身的人。”  “人心复杂,没有贪欲的人很少,恶人是抓不完的。”御璃骁扭头看她,沉声问:“那么,你  tang是要继续和我在天游走去吗?”  “你想传位给宁儿吗?”渔嫣微笑着问。  “我十六开始担起大任,一生历经风波,累了。”御璃骁把她揽进怀中,缓声说:“余的岁月,就想和你一起,走遍千山,看遍万水,去你想去的每个地方。这是你二十那年,我就承诺过你的,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兑现承诺了。”  “想甩开我吗?”莫问离用锦帕擦手,慢吞吞地走过来。  “你爱跟就跟,去哪儿少得了你?”御璃骁嘴角轻抽。  “看你这狂样!”莫问离眉角一挑,冷冷地说:“小心爷搅得你传不了位!”  “问离,你逗他干什么,你乖,我们一起去。”渔嫣红唇一扬,伸手拉他的袖子。  “我乖?”莫问离低眸看她,满脸扭曲,这是哄孩子?  “崔老八抓着了,他果然如尊主所料,回到他的老巢去取他的财宝和印章。”小桐带着人,抬着一只铁笼子,兴冲冲地进来。  渔嫣盯着铁笼子里瘫软如泥的崔老八,突然就一拽苏意和,脱了他的鞋子,狠狠地掷了过去——  “熏死你!”  苏意和大张嘴巴,愕然地看着渔嫣。  院中一阵馊味儿弥漫,众人皆做鸟兽散去……  ————————————————分界线——————————————  大红的绸缎花挂在新的赵府大门上,红红的灯笼绕了赵府好几圈。这是崔老八的府第,渔嫣把这里赏给了凤卿,这些财产里,原本就有一些是崔老八从米家骗来的。  凤卿把涟城的小乞儿们都带进了府里,足足有二十多个。今日她大婚,这些小乞儿们都穿着新衣裳,小燕子一样在人群里穿梭,引宾客,端茶水,招呼客人。  “血腥的拳馆全关掉了,若真想比武打拳,只能按江湖规矩来,再不许有那样血腥的残暴的事发生。崔老八和骆怀瑜处了极刑,骆崇恩重伤不治,求我把他的骨灰和霜儿的骨灰葬在一起。”苏意和臭着脸色,向御璃骁禀报这两日的事。  他臭脚一事被渔嫣当众戳穿,足足被同僚们取笑了两天。  渔嫣瞟他一眼,笑道:“谁让他总笑我家小肉团儿,活该。”  “皇后娘娘……”苏意和紧咬牙关,抱抱了拳,粗声嚷道:“微臣就此向皇后娘娘道别,马上就要出发去苏梅大营驻防。”  “去吧。”渔嫣笑眯眯地点头,“为了奖励你这些日子的忠勇,本宫也给你准备了厚礼。”  “微臣不敢要……”苏意和心肝猛颤,双腿发软,千万别是赐婚!  “是很漂亮的姑娘。”渔嫣掩唇笑,向着虎陵招手。  虎陵脸上红透了,绞着帕子,拧着衣角过来,羞涩又大胆地拉住了苏意和的衣袖,“苏大人,我会洗衣煮饭,缝补绣花,做鞋……”  旁边的人一听鞋字,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你们不要笑,苏大人这叫有男子汉气概,医书上说,汗脚的人耿直,心地善良,且会长寿。”虎陵拦在脸色铁青的苏意和面前,双手叉腰,气呼呼地瞪众人。综漫之命运的牵扯  苏意和的脸更扭曲了……  “好了,我也不是给你们赐婚,这丫头自己来求我,想和你一起走。我只是给们牵根线,成不成在你们自己。军中也有女将,你带她去,伺候你也好,去军中办差也好,都看你的意思。”  “苏大人,我也会几招的。”虎陵从一个侍卫手里拿过了刀,摆了几招给苏意和看。  “苏大人,我姐姐一定是会好妻子,你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今后可不必面对权大势大的岳父,你的岳父可是一个大好人。”虎朵跑过来,拉住苏意和的另一只袖子用力摇晃。  苏意和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臊得满脸通红,含糊了几句,拔腿就跑了。  “去吧,这小子对你有意思。”渔嫣拍了拍虎陵的肩,笑着说。  “谢皇后娘娘。”虎陵羞涩地笑笑,快步追了出去。  鞭炮声再度炸响,喜庆的鞭炮红屑漫天舞。  “新郎倌和新娘子出来了……”小孩子们拍手欢呼。  赵威今日一身大红喜袍,神彩奕奕,抱着凤卿大步出来。  凤卿的伤还没大好,所以得让赵威抱着。凤卿经历了生死关卡,突然一切都想通了,那人已去,她得善待明日的生活,珍惜身边的人。  “米怀瑜想悬梁自尽,被救来了。”侍卫匆匆过来,附到渔嫣的耳边小声说。  渔嫣拧眉,轻轻点头,“才多久就熬不去了?凤卿可是熬了十年。”  “死就死呗……”莫问离瞟她一眼,嘴角微抽。  “不行,不许他死,就让他活着,活着看凤卿过得好好的。”渔嫣转头看他。  “看这小眼神,好厉害。”莫问离用筷子轻戳她的额头,低笑了起来。  渔嫣让人把米怀瑜流放去了苦寒的戈壁滩,让他在那里和重|犯一起做苦力,不许他死。那里日子苦得很,犯人也有犯人中的规矩,他已经被揍了好多回了。  “新娘敬茶来了。”媒婆堆着满脸的笑,引着赵威和凤卿过来,给三人磕头奉茶。  “赵威,凤卿,以后好好孝顺凤大娘。”渔嫣喝了茶,放了一锭银子作为喜银。  “谢娘娘赏赐。”赵威连磕三个响头,乐呵呵地把凤卿抱起来。  “臭小子挺有福气,皇上赐婚呢。”虎大梁在一边笑着嚷。  “你也是皇上身边大红人的岳父啊。”凤大娘满脸喜气,拍着虎大梁的肩说。  虎大梁顿时又神气了,高抬着巴,拍着胸膛说:“那是,皇上和娘娘、尊主的刀,可都是我的刀坊里锻造的,皇上还和我一起饮过酒呢。”  众人又是羡慕,又是好笑。  “反正好人有好报。”凤大娘抹着眼角的泪,哽咽着说。  “哭什么啊,凤大娘,您现在可有福了,凤老爷泉有知,也会瞑目了。可千万不能哭,今儿大喜啊。”虎大梁扶着她,笑着劝她。  “是,不哭。”凤大娘掩了把脸,含泪笑着,看向女儿女婿。  渔嫣偎在御璃骁的怀中,小声说:“你看,这样多好。”  “我们回去吧。”御璃骁拉住她的手,夫妻二人从喜庆的人群里穿过,慢步往外走。  身后的人纷纷跪,给三人磕头送行。  渔嫣没有回头看,每到一处,都能感受到善与恶,喜与悲,但这一回,她总算看到了有情人终日成眷属。  大家一起用谎言瞒住了善良的凤卿,让她心里的那个米大哥永远温柔善良,体贴有爱。就让她身边的这位新郎代替她心目中的那个米大哥,继续爱她吧。妃很不乖 王爷太冷漠  真好!  ————————————分界线————————————  一路只见春暖花开,长河冰化,满眼芳菲。  进了京城,御奕宁他们都在城门口等着,御璃骁要禅位,年轻的帝王即将挑起重担。明|黄的蟒袍,让御奕宁看上去成熟稳重不少。  “母后。”御凰雪欢呼着,从马上跳来,快步奔向渔嫣。  渔嫣抱起小肉团儿,惊呼道:“不行,抱不动你了。”  御璃骁把小肉团儿接过去,笑着拧她的小脸,“又吃胖了吗?”  “没有啊,全怪十一王,总让我带他去吃吃吃……父皇快赶他回去!”御凰雪咬牙,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忿忿地指十一王。  另两个儿子也奔过来,都不过十二三岁,围着二人乱蹭乱钻。  “爹娘偏心,怎么只管哥哥和妹妹。”  “羞不羞,男子汉了,还要吃醋。”渔嫣搂着二人,笑着揉二人的脑袋,“有你们好的,这回出去玩,我就带你们两个,不带你们的哥哥和妹妹。”  “真的?”二儿子御熙玄乐了,得意地冲着御凰雪挤眼睛。  “娘早就应当做这样的决定……儿子们在身边,爹和娘定会开心。”老三御少阳性子最温吞,好半天才慢吞吞说了几句话。  “马|屁|精……”御凰雪嘟着小嘴,对这决定很是不满。  “女娃儿不能这么野,你就跟着清晨皇叔,好好修养性子,好好学功课。”渔嫣揉着御凰雪的小脸蛋,笑着说。  她九岁了,当好好教养了,清晨性子最好,最适合教凰雪。奕宁已经成|人,另两个儿子,御璃骁要培养成奕宁今后的左膀右臂,所以要带在身边一起历练。  十一王慢步上前,向二人长长一揖。  “皇上,皇后娘娘,小王要向二位辞行,回胡域国去。”  “怎么了?我们才回来。”渔嫣愕然地看着他。  “父王突然病重,急召我回去。”十一王面色凝重,小声说:“有人用雄镯召唤海上龙王,海啸冲没了沿海数城,父王急得病倒了。”  “这样啊……”渔嫣拧眉,转头看果儿,“你回去吗?”  果儿羞涩地看了一眼御清晨,摇了摇头。  渔嫣心里咯噔一沉,她选定的小王后了吗?怎么眼睛看清晨去了?她又看人群里,不见蓝罂的身影。  “蓝罂呢?”她小声问。  “她回寒水宫了,说不离开舅舅,大哥……失恋了。”御凰雪凑到渔嫣耳边小声说。  渔嫣看御奕宁,果然神色中淡淡的失落。  “那妖孽,侄儿的女人也抢啊?”渔嫣咬牙说。  “年轻人,受次情伤,受点挫折,更好。”  御璃骁倒无所谓,莫问离身边的女人越多,他越高兴!他每天都恨不能拖上几牛车的女人送给莫问离才好呢。  “罢了,再选吧,他还年轻。”渔嫣慢步过去,心疼地抚着奕宁的  脸,轻声说:“儿子,以后,后青国的担子就压在你的肩上了,照顾好弟弟妹妹,有事就让人信传书给我和你父皇。”  “父皇,母后,尽管放心,儿臣定不辜负父皇母后的期望。”御奕宁跪去,毕恭毕敬地给二人磕头。  风卷桃花落,纷纷扬扬花瓣雨,后青国将迎来属于御奕宁的新朝代。  【番外一百篇,圆圆满满,谢谢姑娘们支持到现在,每一个看到现在的人,绝对是莫大王的真爱啊!根据出版社的合同,正文结局要到12月底才出。和实体版有所不同,到时候都会发上来给姑娘们看。当当,淘宝、京东,卓越都已开始开售,么么哒,亲爱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