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

第691章 番外之比武招亲(5)

    第691章 番外之比武招亲(5)     如同烈油上掉入了火星,王君易再也不能沉静,拔枪一出,一招猛虎向前,内力扎劲,带起风声呼呼,对着黑衣人面部而去。     这一招,无论是速度还是劲力,都是带上了八成的实力,可见王君易实在是气愤至极,想要一招致胜,将黑衣人面布挑开,一举得胜!     众人纷纷睁大了眼睛,懂行的都知道,这王君易绝不是运气好,而是实打实的有功夫底子,只怕对面这无名黑衣小子,可要吃苦了!     眼看那枪尖就要刺上黑衣人,下面胆小的百姓都大声的叫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黑衣人的身形却诡异的动了起来,看起来明明很慢,却不偏不倚,正巧偏开枪尖一寸,使得王君易扑了一个空。     一回不得手,王君易也不放弃,倏地一个回马枪,双臂一送,头也不回唰的刺了过去。     可惜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依旧是刺了个空,黑衣人如同背后长眼,又是堪堪避开一寸。如此反复七八次,懂行的人都看出来了,这黑衣人每次都是精准的避开,距离,眼力,内力,轻功都必须比王君易至少上一个层次才能做到!     一旦黑衣人出手,王君易没有半点胜算!     可人在局中,哪里如局外人看的清楚明白,明明看着名利双收,偏偏半路上闯出一个人来让他前功尽弃。王君易使出十分的气力,枪法也由开始的沉稳大气,变得毒辣阴险。     每一次都朝着黑衣人的命穴之位袭去,带起风声呼呼,惊险连连。     但见那双露在面巾下的寒眸一凝,闪出碎碎的冷光,脚步蓦地一下加快,如同一条条欢迎出现在台上,快的人的肉眼根本就看不清。     如果说开始的速度已经很快了,那么现在这种速度,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没有看清黑衣人怎么出手的,又是对着哪里出手的!     只知道一个眨眼之后,王君易手中的枪“咚”的一声掉落在了台上,金属和石头碰撞的声音无比的响亮,带起一阵阵细小的回音。     王君易呆了,他方才就觉得手上一麻,全身的力道如同潮水褪去,竟然连从小就不会脱手的长枪都握不住了。     再看那黑衣人,他依旧站在面前,神色淡淡,负手而立。瘦小的身子带着无尽的力量,像是竹子被折后,弹回来的力道更加惊人。     这是个高手。更让人佩服的是,他从刚开始上来到现在,不管是被人鄙视,还是大赢,都是那般冷然的模样。     “我输了!”王君易想起自己刚才那般血气不稳的样子,面上发红,规规矩矩的站好,对黑衣人行了个礼。然后转身拾起自己的枪,走了下去。     本以为王君易会是最后的胜利者,谁知道半路又来个陌生小子,而且身手好的诡异,看戏的百姓觉得今天的胜者就是这位黑衣少年了!     台上的香默默地燃烧着,一圈圈的白烟围绕着香炉盘绕,化成白色的灰烬,弯曲,掉落。     大半截,半根,小半截……眼看烟灰就要掉落,而黑衣人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那香,一动不动,随着时间越来越紧,他的身躯散发出一种无尽的冷意,眼眸冰寒到了极点,隐约之间还可以看见郁色流动。     主持比武招亲的官员站起来,咳了一咳,准备宣布结果,心内暗叹,这黑衣少年也不知道毛长齐了么,可千万别是个哑巴童子!     蔚蓝的天空下,一只手高高举起,“本官宣布……”     “等等!”一声清越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众人回头,便见一容貌美丽的公子,疾步跑来,一个猛刹车差点撞上了高高的台柱,在保持平衡的同时,依旧不忘抬起头,对着上头大喊,“等等,我要挑战!”     主持官员本来就看这上面无名黑衣小子有点忐忑,沐岚郡主到底是一国王爷的女儿,不能随便配个人啊。一听到声音,顺势赶紧将手放了下来,定睛一瞧,顿时苦了脸,一拍大腿。     哎哟,这还不如直接宣布得胜者呢!     你猜他为何这么沮丧,因为来人是方小侯爷,京城谁不知道方小侯爷从小就是药罐子不离身,身姿纤细高挑,像那河边的一丛柳叶,随时可能吹得东倒西歪的。     就这样风吹可以飘走的身子,只怕连杯子都没洗过,更别说什么重活,什么习武了。     这时候谁来挑战都不要紧,可这位小侯爷来挑战,那等同于送死啊。     可方宝玉不觉得,他爬上了比武台,整理整理了衣裳和发型,咳了一咳,朝着台下一众惊呆了的人扬了扬手,如花似玉的面容在春光下分外明媚,接着转身朝着黑衣少年大声道:     “不知阁下是哪位少年侠士!我,方宝玉,要向你挑战!”     黑衣少年的目光自看到方宝玉后,便透出一分异色,蒙在面巾下的面容看不真切,却在方宝玉开口之后,发出了上台的第一个声音,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这声音低沉干涩,听到之后,完全没办法和面前神秘少年的样子联系起来。     方宝玉眯了眯漂亮的眼睛,方才他觉得这黑衣少年远远看了就一点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人。     借着挑战上来看清楚点,还是想不起,如今听这把难听的声音,他敢确定,自己肯定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若是这么难听的声音,他听过一次后,绝对不会再忘记的!     既然是不认识的人,他就不需要客气了,方宝玉哼了哼,“你当我不认识字吗?这不是清清楚楚写了,比武台三个字!”     他的模样长得清秀漂亮,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顿时周围的人都被这身皮相吸引了去,一个劲的感叹,等下估计被打得会走形,真可惜,这么漂亮的小侯爷啊!     那黑衣人也不生气,依旧是笔直的站在台上,目光直直的盯着方宝玉的模样,又问了一句,“那你知道今日比武招亲的是谁?”     是谁?     方宝玉十分不屑的皱了皱秀丽的眉头,一脸傲娇,“当然知道,平南王府的沐岚郡主,难道你不知道吗!”     沐岚那个男人婆也不来瞧瞧,这上来打擂台的都是什么人啊!     能自己上来娶的是谁都不知道,还要问他!     哼!     方宝玉心里非常的不满,翻了个大白眼!     这什么破招亲,一点责任都不负的,万一人家打赢了,看到沐岚那男人婆不要,那多没面子,自己简直就是男人婆的救世主!     黑衣人听到他的回答后,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像是一抹浅如烟云的笑,又更像是其他什么。他站在那儿,静静的不动,一双眼眸紧紧的盯着方宝玉。     御凤檀斜靠在椅上,一手支着下巴,搭在椅背上,慵懒的狭眸透出一分趣味,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方小猴子,看你这回怎么办!     方宝玉没有感受到好友的幸灾乐祸,他站在台上,十分不专业的往左边走两步,右边走两步,看着对面纹丝不动的黑衣人,有些胆怯。     怎么脑袋一充血就上来了呢,他打不过啊,怎么办!     要不要考虑下去算了?反正他也没希望啊!     “要打就打,不打就滚下去,一个大男人长得像女人也就罢了,比女人还磨磨唧唧!”黑衣人皱了眉头,似乎看他那要上不上的样子不爽,出言讽刺。     “靠,你才是女人,你才磨磨唧唧!”方宝玉最恨人家说他长得像女人了,御凤檀也说,沐岚也说,那倒也罢了,反正相熟,可眼前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黑衣小子也敢说他!     顿时怒火上升,对着天大喊一声,“我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的雄风!”     脚一踢,眼一闭,拳头一握。     对着黑衣人就冲了过去。     一拳,打空。     一脚,踢空。     连人带拳脚,一并冲到了栏杆旁,撞得砰砰响。     “哎哟,你躲什么,是男人就别躲!”脸上一阵火烧火燎,方宝玉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恼的,摸着被撞痛的腹部,大声地吼。     黑衣人眼神一凝,手指微动。     主持考官在旁边看着,一个劲儿的擦着头上的汗,一边注意黑衣人的手,这不是要揍方小侯爷吧,他刚想要喊,又发现那姿势又有点像要去扶方小侯爷。     还是个懂事的,知道要扶人,主持考官叹了口气。     气还没叹完,又听方宝玉精致的玉面皱起,一脸嫌弃,“个死男人婆,搞什么比武招亲,我靠,就是暴力,我要痛死了!难怪没人要,还要特意招亲!”一边喊,一边又摆了个姿势,“来,快点,黑小子,再来!”     “瑾王,我瞧这方小侯爷姿势摆的倒是挺不错的啊!”徐国公家的世子翘着腿来,跟御凤檀搭话。     御凤檀睨了他一眼,“姿势摆的不错,临时抱佛脚找人去学了半个月的武功,能摆这样已经不错了!”     “他学了武功?”徐世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再重复了一遍,“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吗?”     御凤檀闲闲的一笑,瞟了一个潋滟的眼波,“你说呢?”     这边两人聊的欢快,下边打的更加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