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军史

第二百四十章 若是(时间能停住(结局上)

    事情果然如景宁料想的那般,苏淮安和苏绪楚闹得不欢而散,甚至话都没有说上两句,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苏绪楚更是满脸的怒容,看见景宁的样子很是不爽快。     虽然如此,苏绪楚还是带走了延敏。     景宁看着苏绪楚那个别扭的样子,很是觉得好笑,延敏走的时候不停的看着景宁,景宁也只是冲她点了点头,她该说的话已经同延敏说了,延敏心思单纯,对景宁说的话大抵是相信的,况且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延敏应该会说服苏绪楚的。     楚玑又找了景宁说了一次话,这次倒不是跟苏绪楚的事情,而是他自己的事情了。有融与他彻夜长谈了一番,也帮他做了很多的规划,最后,楚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景宁倒是没有意外,楚玑本来就是为江山社稷所生的,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他都有能力为国家做些事情,他做这个决定才是正确的。     “日后郡主若是找我,仍然可以去画馆传消息的,楚玑这一生,怕是要常伴君侧了。”楚玑的口气有些无奈,景宁倒是轻轻的点了头。     “楚先生为国,我很是敬佩。”景宁充满着敬意的说道。     楚玑无奈的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缓缓的说道:“郡主还在为苏绪楚的事情烦心?楚玑此去,倒是可以为郡主解决了。”     景宁笑着摇了摇头:“这事情就不劳楚先生费心了,我已经有了主意了。”     “郡主有主意就好。”楚玑有些无奈的笑着,“既然如此,那楚玑就不打扰了。”话一说完,楚玑就起身转了头出去。     景宁没有看他的背影,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楚先生日后为臣,切记耳聪目明,秉直为公。”     楚玑默默的转了头看了景宁的背影一眼:“郡主所说,楚玑谨记。”     景宁没有再说话了,她心中淡淡的有些伤感。楚玑这么一走,日后所见的机会就不多了,再加上有融的关系,应当是不容易见到了。     她不知道有融跟楚玑说了些什么。但是楚玑之前被有融奉为了西席先生,自然是有融的人。而现在楚玑决定进宫,如果有融不做皇帝,楚玑就已经不算是有融的人,而是皇帝的人。至于皇帝究竟是谁,景宁也不想去思考。     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过了几日,有融将朝中的事情安排妥当了,抽了空来寻了景宁,景宁心中自然高兴,便看了日头,觉得天气还是不错,便提议去城郊骑马。     有融已经许久都没有见到景宁了,听到景宁这么有兴致。自然也是高兴的,对景宁提出来的提议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听说苏绪楚回来了,延敏怎么样了?”有融心情还不错,看着景宁问道。     景宁点了点头,也是笑着说道:“已经好了,不过现在还是被苏绪楚看着的。”“看着?”有融有些疑惑。     “是呀,现在苏绪楚去哪儿都带着延敏,两个人已经分不开了。”景宁神秘兮兮的笑着。她这么说,有融还有什么不明白了,他小声的笑了起来。然后走到景宁身边揽着景宁愉悦的说道:“趁我还有权力,也给他们赐婚得了?”     “别~”景宁赶紧阻止道,“苏绪楚的事情还没有完呢,总要循序渐进才是。”     “是是是。郡主说得对。”有融调笑道。     景宁臊红了脸,将头一撇,也不理有融了。     景宁定的城郊骑马,有融安排出来已经是第三天了,倒不是因为有融忙着,而是因为景宁要邀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融琢磨着既然这么多人,倒还不如围了猎场,倒还安全些。     所幸的是,景宁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她想要叫上的人倒都表示会去。     第四天早上,马车就停在了张府,景宁和景瑶两个人携手上了马车,由赶车人直接送去了城郊的猎场。     有融和苏淮安已经到了,见到两人过来,殷勤的过来扶着,倒不像是打猎,而是巡游。     等了一会,外面传来了马的嘶鸣声,景宁转头去看,就看见苏绪楚带着延敏骑在马上正在外面呢,但是苏绪楚的脸色不好看,见到景宁几人就准备调转马头离开。     有融眼疾手快,吩咐人开了门,又示意侍卫狠狠抽了两鞭,那马就径直跑了进来。     苏绪楚最终停在了几人的面前,脸色很是不好,张口就责怪起景宁来:“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景宁笑了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苏淮安就接过了话头:“不怪郡主,是我让郡主这么做的。”     “你有什么资格?”苏绪楚的脸色更加不好,口气也很是生硬。     “好了,闹什么呢我是来骑马的,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要吵一边去吵”延敏皱了皱眉头,大大咧咧的说道,然后利落的翻身下马,轻快的走到了景宁的跟前。     苏绪楚看了一眼延敏,闭了嘴,只是仍旧是坐在马上,没有动弹的想法。     景宁消消乐,赶紧把延敏迎接了过来:“怎么样,路上还好吧。”     “没事,只是苏绪楚不让我自己骑马过来,不然我还可以再快点。”延敏欢乐的说着,然后转头看着苏绪楚一眼,见苏绪楚还皱着眉,就转了回来问景宁,“景宁,这事真的能成?”     “那是自然,兄弟之间哪有什么解不开的?”景宁很是洒脱的说,然后拉着景瑶就说道,“延敏,这是我三姐姐景瑶。三姐姐,这是延敏郡主。”     “见过郡主。”景瑶很是识礼冲着延敏行了个礼。     延敏本来没有这么多讲究,看着景瑶行了个礼,也回了礼。两个人倒是难得这么规矩的,景宁就乐呵了起来。     “你们何必这么拘谨,左右说不成还是妯娌呢。”     景瑶和延敏两人大眼对小眼,眼光齐齐的扫向了景宁。     “四妹妹,这话你也浑说”景瑶先开口了,延敏也不甘落后道:“你才多大的丫头,什么都敢说你小心我皇兄惩治你”     景宁歪着头看着两人:“我又不曾说错,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说完,便又哈哈大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