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军史

第九十一章 璀璨无双(END)

    在莎顿电影节的最后一天晚上,金谭奖颁奖典礼如期举行。     《清君侧》剧组的主演和主创悉数到场,他们带着五项提名从古老遥远的东方国度徐行而来,走过聚光灯闪烁的红毯,落座在一众金发碧眼的西方人之间,几人微笑的表情落入所有好奇探究的打量视线,也通过镜头忠实地展现在所有屏幕前的观众面前。     他们这一次前来,身上带着沉甸甸的五项提名,这是足以让国内娱乐圈扬眉吐气的好成绩,受到的关注、追捧、期待与祝福不计其数,国人对金谭奖的关注度也骤然飙升至顶峰,电视台与网络平台同步转播金谭奖盛况,在金谭奖会场内负责拍摄转播的几个摄像师冲他们用力招手,明知道他们坐得远不一定能看见,依然希望向他们传达这份毫无保留的祝福。     “我是国内金谭奖现在的最年轻获奖者记录保持者,二十九岁。”主持人在台上妙语连珠,一座座奖杯被颁发出去。苏凭坐在乔雁旁边,看着台上的大屏幕不断被一分为六,而后这些充满忐忑的面孔都消失不见,只留下那个满面惊喜的获奖者。     “顾导得金谭奖的最佳导演是在很多年前,现在只缺一个最佳影片的奖杯结束他的导演生涯,如今他再次带着一部出色的作品前来,应该不会让他空手而归。”     乔雁也看着大屏幕,无声地点点头,明白苏凭与她说这些的意思。她今年二十四岁,太过年轻,虽然演技广受认可,但不一定能得评选组的青睐,如果不幸没能选中,也完全无需气馁,属于她的金谭奖未来还有很长。     但她还是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紧张。     如今金谭奖的奖杯已经发出去了三分之二,大多数奖项都已经揭晓谜底。在提名的三个小奖中,他们获得了最佳道具服饰奖,这次金谭奖注定不会空手而回。但这样三分之一的获奖率也让每个关注着金谭盛世的人都紧张到了极点,仅剩下两个大奖没有揭晓,这两个大奖的获奖率会是多少?百分之百?百分之五十?还是百分之零?     说话间台上的颁奖嘉宾已经出场,手里拿着最佳影片的获奖结果。众人屏住呼吸,听颁奖嘉宾念出最后的名字。     “获得最佳影片的是——”     “顾蜚声,《清君侧》。”     会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顾蜚声站起身,神色一直竟然也显得有点茫然。乔雁坐在他旁边,此时迅速反应过来,笑容满面地拥抱了顾蜚声一下,顾蜚声被她抱住之后才回过神,又和剧组的其他人拥抱之后,才在掌声与镜头的环绕中,登上了金谭奖的颁奖台。     “时隔多年,我再一次站在这里。上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我拿走了一座最佳导演的奖杯,当时表现得无可挑剔,心里觉得这座奖杯自己实至名归。”顾蜚声的中文透过麦克风传遍会场所有角落,也传入了每一个收看电视与网络转播的国人的耳朵。     “但如今捧起最佳影片奖杯时候,心里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激动,紧张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顾蜚声笑了笑,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中,将奖杯高高举起。     “这是给所有国内电影人的奖杯,是给编剧,制片,道具,灯光,顾问,摄像,后期,特效,演员,是给这些所有人的奖杯。”     “电影从来不是一个孤军奋战的世界。”他说,“这是对每个参与人员的认可,我在这里斗胆自比一句先驱者,希望能用这座奖杯向所有后来人证明,我们坚持下去,认认真真地拍下去,梦想照进现实的那一天,终将来临。”     这一刻,无数个屏幕前,所有对电影心怀梦想的人,无不热泪盈眶。     在公布过最佳影片之后,剩余的悬念便只有最佳男女主角,即今年金谭影帝影后的归属。拿着装有最佳女主角的信封已经被颁奖嘉宾握在手中,大屏幕一分为六,乔雁抬头看向大屏幕,微笑的表情自然得体,只有自己知道,此时全身都已经有些僵硬。     《清君侧》已经拿到了最佳影片,她再拿最佳女主角的概率变得微乎其微,但总还有一丝希望在,不愿意彻底放弃念想。现场一片安静,无数个屏幕前的国人更是屏住了呼吸,颁奖嘉宾拆开了信封——     “本届金谭奖最佳女主角的获得者是。”她抿了抿唇,仔细地纸上的名字念了出来。     “乔雁,《清君侧》。”     大屏幕上只剩下她微笑着的脸,这一刻,场内场外,国内国外,所有人都在为这个新鲜出炉的,二十四岁的年轻影后,献上热烈的祝贺与欢呼。     很难形容那一刻自己的感受,乔雁眨眨眼,站起身,与坐在她身侧的顾蜚声与苏凭分别拥抱,穆庭坐在苏凭旁边,此时也站起身向她望来。     明知这里的情况都会被忠实地转播回国内,她依然坚定地绕过去一下,抱住了穆庭。在接触到这个熟悉的怀抱时,她的眼圈迅速红了。     她还年轻,不敢说苦,不敢说自己有多努力,台下事先准备好的领奖感言全都是抒发自己的感谢与受宠若惊之情。只有在穆庭面前,她才终于感受到自己这份努力换来的分量,与迎来最美丽结果的踏实。     他们短暂拥抱了一下后便分开,穆庭只来得及对她说上一句短促的恭喜。乔雁平静下来,一步步登上领奖台,接过颁奖嘉宾手中的奖杯,微笑着举在胸前。     “能站在这里,我要感谢很多人……”她把之前准备好的获奖感言流畅地念了出来,末了稍稍一顿。     全场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而她像顾蜚声一样,笑着将奖杯高高举起。     “这同样不是我一个人得来的奖杯。”她对着话筒清晰地说,眉目弯弯,笑容甜美,“它不光属于我,更属于顾导,属于《清君侧》的主创,属于我的公司——”     “属于我爱的人。”     ——     金谭奖最佳女主角的获得,对乔雁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她如今是金谭奖最年轻的影后,国际大片《风色战纪》的华裔女主角,国内娱乐圈几乎要把她捧上天去,曾经漫天的质疑与诋毁,在岁月的见证中尽数化为充满爱意的崇拜与赞美,时光写下她这一路踏实又坚定的奋斗点滴经过,在功成名就之时被镌刻于恒久的传说。     在这条名利交织的璀璨星途上,有人选择投机取巧,有人选择随波逐流,有人选择害人利己。这个世界现实又残酷,没有人能言之凿凿的断定这几条路孰对孰错,然而还是有人坚持在污流浊潭中清清白白地走,但行善事,不问尽头。     顾蜚声是这类人的代表之一,他用一生的时间打磨着自己的故事,砺沙成珠,在燃烧灵魂之火的过程中将热爱的事业做至极致;而乔雁是这类人的另一个代表,她是顾蜚声费劲心血所培养出的最夺目的结果,也用自己的努力向许许多多个顾蜚声与这个冷眼旁观的世界证明,只有在这样清白自律踏实努力的土壤中,开出的花才最为纯净美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都有自己的故事,而这个由许许多多个故事构成的世界,似乎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美。     魏泽和张简继《红颜谋》之后再度联手,这一次讲述的是一个舒缓的慢节奏故事,像是铺墨运笔层层叠叠的山水画,深深浅浅尽头是张简最为钟爱的怅然若失,故事似乎注定不是个大热题材,却必然会是个带着情怀的认真完整讲述圆满的故事。     徐振在《侠义千金》后休息了不到一年,立刻便闲不住地开始筹备起新的剧集。这一次他选择的主角是李莎娜,这个最近两年几乎消失于人前的姑娘站在镜头前时,比媒体想象中来得平静许多,只在紧抿的唇角中泄出几分真正的情绪,沉着的信念与决心妥帖又坚定。     林承骁和沐雪晴被媒体拍到后大大方方地痛快承认了恋情,《终极战斗》一共才六个嘉宾,结果居然成了两对,公众对这样的巧合都感到惊叹不已,掀起一波关于终极婚介所的汹涌打趣,一时间除了对这两对公开情侣的调侃之外,催促调侃苏凭的声音更是轰轰烈烈,粉丝们也是快要为苏影帝操碎了心。     对此苏影帝表示,快了快了,大家不要着急。     “你快在哪儿了啊?”火锅店内,穆庭满脸嫌弃地吐槽他,“你俩还不公开,等着过年啊?”     又是一年凛冽的冬天,国内娱乐圈的颁奖季即将扎堆来临,凯星延续惯常传统,在今年的第一个雪天浩浩荡荡地全公司停工一天出去吃喝玩乐。凯星今年的发展势头不可谓不迅猛,捧出了乔雁,请来了苏凭,自家的艺人虽然没有再多招收多少,已经带着的这些却有一个算一个,经过或长或短的等待与努力后,纷纷努力勇敢地冒出了头。     而这些新晋的艺人中,以刘静怡最顺利,颜雪芯最坎坷。她们两个准确无误地印证了罗铭的猜测,都要在跌了跟头之后才开始真正地向前走。而今刘静怡的那道坎已经迈了过去,颜雪芯也一定为时不远——努力总是会有收获的,凯星的所有人都抱着这样简单而纯粹的纯粹的念头,甚至包括颜雪芯自己,都坚信着越过障碍向前走的那一天,一定为时不远。     火锅店内,穆庭的吐槽声带起一阵轻快的笑声,苏凭头都不抬,在凯星其他人饶有兴致的围观中不紧不慢地从火锅里捞出一筷子粉丝,放到旁边人的碗里:“凯星内部聚会,家属低调点啊。”     “你都把楚冰带过来了还好意思说这个?”穆庭嗤之以鼻,罗铭本来笑呵呵地在一旁看热闹,被舒丽示意了一下,不情不愿地轻咳了两下,出来打圆场。     “这事儿我给个定论啊。”罗铭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凯星兼收并蓄,有家属的都可以带,但是得不到我们认可的小心被乱棍打出去啊。”     “不过苏凭,你们什么时候公开心里有数没?有数的话记得提前跟公司打招呼。”罗铭说完后自己琢磨了一下,代表凯星随意地提了一句,语气不算正式,倒也算表了个态。     “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公开的话……今年跨年晚会上吧。”苏凭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罗铭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见苏凭接着轻飘飘地扔出来一句。     “到时候公个开,顺便求下婚。”     ……这尼玛是能一起干的事吗?!凯星一众简直惊呆了。     “……这是应该当着女主角的面说的事吗?”席上静悄悄半响,乔雁看了眼坐在苏凭旁边岿然不动淡定吃粉丝的楚冰,忍了又忍,还是代表众人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好吧,这事儿多少能猜到,瞒不住她。”苏凭淡定地说,和楚冰动作同步的端起桌上的凉茶喝了一口,露出满脸神往的表情,“再说这算什么惊喜,其实我正在努力让我们到时结婚的理由变成奉子成婚——”     楚冰呛了一下,作为回报,她面不改色地一胳膊肘捅上苏凭的胃,在苏凭捂着胃虚弱弯腰的时候淡定地端起凉茶,向众人象征性地示意了一下。     “家夫没见过世面,行为举止浮夸,大家见笑了。”     他还真是没你见过世面……凯星一众瑟缩着点头如啄米,看了一眼自家温柔和气的一姐,纷纷庆幸无比。     “那就祝你们俩到时一切顺利了。”罗铭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便当这事没发生般,带着满脸笑容痛快地举杯,“今天是我们公司的年会,也是庆祝我们家乔雁的新婚之喜——你们俩哪天领的证?”     “就前两天。”乔雁回答,穆庭在一旁笑容灿烂地补充。     “我们两年前第一次见面那天。”     那一天我遇见你,从此世界都变得不同。     “真好。”舒丽也举起杯遥遥向他们示意,眼神柔和地看着乔雁,“我看着你一步步走到今天,你值得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她看着这个年轻的姑娘懵懵懂懂地站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面前,在那么多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里,一步一个脚印脚印地向前走去,提起了最朴素的那盏灯。     而后这个璀璨夺目的世界都不敌她掌心的光芒,臣服在她的脚下。     乔雁眉眼弯弯地举杯遥遥敬她,其他人也一起举起杯,斟满后共同饮下。冬天依然凛冽,娱乐圈依然每天风云变幻事态百出,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们带着笑握住手中的杯,如同握住了这个简单的世界。     “好好好,寓意好!”罗铭连连点头,苏凭有些好奇地插话进来。     “什么时候公布?什么时候办酒?”他问。     “她去那边拍完《风色战纪》之后,到时候新房也已经装修好了,等她回来时就公布,明年夏天办酒。”穆庭神采奕奕地回答,乔雁在一旁点头。而被问及办酒的场地规模问题,两人一起开口,话语却截然不同。     “一切从简。”     “顶级配置!”     其他人:“……?这两个词可以指代一个意思吗?”     穆庭和乔雁互相对视一眼。     乔雁让步:“好吧,地方可以稍微大一点,但我这边亲戚不多,大学的老师和几个师兄师姐,还有凯星的人,这些加在一起也用不了几桌,你记得把剩下的宾客敲定好。”     穆庭兴致勃勃:“我们请媒体来吧!你说我们都要请哪几家?”     乔雁委婉:“我觉得还是安安静静地办婚礼比较好……”     穆庭神采飞扬:“既然媒体都请了,不如我们网络同步直播?我去谈网站,看看哪家的服务器够出色,不会被在线人数挤爆……”     乔雁无奈:“你听到我刚才是想安安静静办婚礼了吗?”     穆庭认真点头:“听到了啊,你想要几套婚纱,三套怎么样?这个得提前订,我们抽个时间去国外一趟找设计师交流元素灵感……”     在众人完全抑制不住的忍笑声中,乔雁瞪他:“你知道见好就收这句话吗?!”     “不知道啊。”穆庭从容地回答,在众人爆发的哄笑声中笑着靠近乔雁,在她耳边低语。     “可我就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现在有多幸福,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就是越复杂越盛大越好看的,比如婚礼,而越简单越好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我爱你。”     众人的笑声就在耳边,而比这些笑声离耳边更近的,是新晋上任的另一边甜蜜的诺言。乔雁垂下眼睫,唇角带着和众人一样的明丽笑意,桌下两人的尾指悄悄勾在一起。     如同两小无猜时拉钩许下的誓言,在长大成人那天终于实现。诺言的期限不在于年龄与时间,有的人平生谨慎,一旦开口,绝无戏言。     乔雁在外面和凯星众人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晚上回去后又半推半就地被穆庭折腾了大半夜,纵使作息一向规律,第二天也没能准时按平常的时间醒过来。卧室的窗户开在向阳面,乔雁睁开眼时,阳光明晃晃地洒了满床。     她被穆庭圈在怀里,裹着被子难得清闲地放空了一会儿。穆庭很快也被阳光晒醒过来,迷迷糊糊半睁开眼时发现乔雁已经醒了,半撑起脑袋看了一眼时间,打着哈欠重新倒了回去。     “这窗帘不太挡光啊,”他懒洋洋地说,头发睡的翘起来一小撮,正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晃来晃去,“新家换一个厚实点的。”     “不换,我喜欢这个样式。”乔雁一口否决,并把自己稍微挪出穆庭怀里一点以示坚定,“这都几点了你才起来,被晒醒不能怪太阳。”     “好好好不换不换……那加个遮光帘?”穆庭征询她的意见,顺手把她捞回来,“反正都这个点了,再睡一会儿?”     两个提议听起来好像都不错,乔雁想了想,表示默认,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不由自主的也打了个哈欠。     懒果然是会传染的,她沉痛地想,听到穆庭胸膛震动的笑声,打了下他的腰示意他取笑的时候收敛一点。穆庭见好就收,抱着她满足地闭上眼睛。     “早安老婆。”他愉快地说。     “早安老公。”她温柔地答。     他们在一个布满阳光的清晨,相拥着睡了过去,下一次醒来的时候,风雨远去,光芒随行,他们用无数个昨天所换来的一切享受现在,而无数个比今天还要美好的明天都等在未来。     ——全文完——
推荐阅读: 《狙击兵王》 《少妻狂想娶》 《禁级强者》 《神魔乱